5分快3_快3教程_5分快3教程_明朝皇宫天价藏品的下落之谜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好东西肯定是流传有序的。前辈大收藏家,前几朝就不说了,就本朝来说,比如严嵩,张居正,都有顶级的好手。

你这俩 这严嵩父子,都有饱学之士。老严不说,就这小严,着实长得丑陋,却是才华横溢。嘉靖近乎呓语般的手谕,他是一看便知,老严照小严所说答题,每每被皇帝视为知己;更有那“青词”,老严照抄小严,往往龙心大悦。很多老严首辅的位置,一干你这俩 二十年。

这严氏父子,字也写得不错,北京老字号“六必居”的匾额,正是老严所书。这麼 修养,收入囊中的,自然都有好东西。

据《天水冰山录》所记,被抄没的严氏书画收藏共3201轴(卷、册),其中含钟繇、顾恺之、索靖、王羲之父子、虞世南、欧阳询、柳公权、颜真卿、怀素、吴道子、阎立本、王维、苏轼、黄庭坚、米芾、欧阳修、赵孟頫历代法帖名迹,其中还有大众所熟悉的张择端的《清明上河图》

明朝皇帝不喜欢那先 破纸片儿,严嵩家产被籍没后,东西都入了国库,以前 又被读懂来,以很便宜的价格充了军饷,据沈德符《万历野获编》载:

“――穆庙初年出以充武官岁禄,每卷轴作价不盈数缗,即唐宋名迹亦然。于是成国朱氏兄弟,以善价得之,而长君希忠尤多,上有宝善堂印记者是也。后朱病亟,渐以饷江陵相(即张居正),因得进封定襄王。未几张败,又遭籍没入官。不数年,为掌库宦官盗出售之。一时好事者,如韩敬堂太史、项太学墨林辈争购之,所蓄皆精绝。

从中可见那先 作品的流传轨迹:严氏父子以前 ,那先 东西入了宫,以前 ,又被充作军饷。成国公朱希忠以很便宜的价格买了很多,就让,大多送给了有此嗜好的张居正,朱希忠也你这俩 被封为定襄王。不久,张居正死后被抄家,那先 作品再次入宫,算不算 走了个来回。几年后,管库房的太监,又把它们偷出来卖。韩敬堂、项墨林那先 好事者,于是争相购买,收入囊中。

反正皇帝不把它们当回事,很多太监们纷纷做起了搬运工,从大内的库房,直接搬到了私人的书斋。看来,那先 东西可以流传至今,第一要感谢严氏父子,这麼 大伙儿,就这麼 聚集起来的由于;第二要感谢朱希忠,张居正,这麼 大伙儿,那先 东西落在武官们的手里,也就迟早霉烂了;第三要感谢太监,与其被虫蛀,被灰埋,还不如集体搬运出来,落到喜欢它的人的手里。

这里提到的韩敬堂韩太史,你这俩 长期在北京为官的苏州人韩世能,当时和项元汴并称为两大收藏家。除以上两位杰出者外,有明一代,还有苏州沈周,文徵明、文彭、文嘉父子,无锡华氏、安氏、邹氏,华亭董其昌、朱大韶,松江曹泾杨氏,太仓王世贞、王世懋兄弟,常熟刘以则,吴江史明古,杭州董氏等收藏之大者。收藏之风,可谓盛矣。

比较项元汴的生卒年(1525—1590)可知1584年张居正家产遭籍没时,项已到晚年,很多天籁阁中即使有张氏旧物,当什么都这麼多数。

与官至翰林学士的韩世能相比,项元汴的身份更像是个生意人。生意人的习惯,你这俩 勤记账本。在字画裱边或肩头,项元汴常记下所收作品的价格。

其中以王羲之的瞻近帖卷价格最高,是二千金其次是怀素的《自叙帖,值千金再次为冯承素摹兰亭帖卷,值五百五十金。宋拓本定武兰亭诗序,值四百二十金价格最低的是宋四贤尺犊,仅六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自叙帖  怀素  唐 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兰亭序(冯承素本) 王羲之  晋 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

名画中,仇英汉宫春晓图》长卷为最高,二百金其次是赵孟坚的墨兰图》一百二十金五代黄筌柳塘聚禽图》不过十两

吴门各家中,文徵明的袁安卧雪图》十六两,唐寅篙山十景册二十四两,远较仇英汉宫春晓图》低很多。

从中可知,当时法书的价格,比名画要贵很多。而吴门四家中,却以仇英最贵。我以为此处颇有猫腻,具体下文另谈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汉宫春晓图(局部)  仇英  明 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墨兰图  赵孟坚  南宋  故宫博物院藏



    在画上记价的好处,是一目了然,买进卖出,挣多挣少,这你这俩 生意人的头脑。很多,我以为项元汴玩收藏,当有盈利的动机在。

王羲之的瞻近帖》,记项元汴语此卷其值二千金”,后其子果以此价出售。另王羲之的《此事帖》,记此卷用价五十金得于无锡安氏”,“定价三百金如不需出售,则并都有定价,若以三百金售出,则挣280金,项元汴算得很清楚。

凡是商人,都有商人的一面。据说每当项元汴着实另一方买贵了时,就唉声叹气,整夜失眠。这以前 ,他的哥哥项笃寿总会上门,询问是都有又收到了好东西?当项元汴把认为收贵了的东西读懂来时,他哥哥总会击节赞赏,你这俩 以原价买下。看来,你这俩 项元汴,到老都有被惯着的。

论收藏的层次,清人钱泳在他的《履园丛话》中说:“收藏书固有三等,一曰赏鉴,二日好事,三日谋利。米海岳、赵松雪、文衡山、董思翁等为赏鉴;秦会之、贾秋壑、严分宜、项墨林等为好事。”我以为把项元汴和秦桧,贾似道,严嵩,排在一齐,那是高抬他了。项元汴这麼 算不算 谋利,无非做的是大买卖,用不着随时进出;或做的是固定资产,留给子孙享用的。

然而,从谋利出发,却不妨项元汴把收藏事业做大做强,做到天下第一。真金白银花出去,要想不上当,靠的你这俩 眼力劲,从至今所存的天籁阁中旧物的质和量来看,项元汴说另一方具双眼,倒也都有吹牛。

摘自李舟楫著,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,《明朝那先 画家》。

加载中,请稍候......